法國波爾多大河城堡酒莊。去年12月20日,中國富商郝琳夫婦以3000萬歐元的代價收購了這家酒莊。中國寧夏紅集團以1000萬歐元收購了大慕愛酒莊。趙薇和女兒在位於法國的酒莊內合影。2011年,趙薇夫婦以400萬歐元的價格收購了一家法國酒莊。法國酒莊商店里的中國元素隨處可見。越來越多的中國商人熱衷投資法國酒莊。過去5年,中國商人收購了60家波爾多酒莊。
  李莉娟最近很忙碌。記者給她打電話時,她正在香港和一個客戶談去波爾多看酒莊的事情。新年都沒有休息,“過兩天還要來北京。”
  身為佳士得旗下一個專門從事波爾多地區酒莊和葡萄園的房地產經紀公司中國市場總監,年輕的李莉娟忙碌的背後,是一個越來越熱鬧的市場:波爾多的酒莊,迎來了越來越多的中國“莊主”。據報道,自從2008年青島海龍集團買下占地60公頃的波爾多拉圖拉甘酒莊之後,過去五年間中國人已經買下了60家左右的波爾多酒莊。
  收購
  千萬歐元買下中級酒莊
  波爾多著名的兩海之間(加倫河和多爾多涅河)有一個環境優美的廣闊莊園:大慕愛酒莊。一座宏偉的新哥特式風格的城堡矗立其中,59公頃的葡萄園,生產乾紅、乾白和淡紅葡萄酒,年產量達到40萬瓶。這座兩海之間的“睡美人”, 2012年迎來了自己的新主人:寧夏紅集團總裁張金山。
  自從2008年青島海龍集團買下占地60公頃的波爾多拉圖拉甘酒莊之後,過去五年間中國人已經買下了60家左右的波爾多酒莊。無論是從規模還是從成交價格來講,收購大慕愛酒莊都是其中的大手筆:酒莊占地面積170多公頃(約2600畝),成交價格1000萬歐元。
  張金山對新京報記者介紹說,“大慕愛酒莊有1400多年的歷史了。這個酒莊在當地比較有名,還有很多傳說。”儘管酒莊的起源已經不再確切可考,但一個中世紀的傳說則證明瞭至少在六七百年前,這家座園已經非常繁榮。傳說中世紀,著名的聖殿騎士團擁有這座莊園,並積累了大量財富,甚至引起了國王的嫉妒。聖殿騎士們最終被國王派來搶奪財寶的士兵殺死,遭火刑示眾,但大量的財富卻不翼而飛,傳說它們被騎士們埋到了地道里。
  此後酒莊多次易主。2012年,張金山最終以1000萬歐元的價格,成功地說服了原主人將酒莊購得。在中國人買下的波爾多酒莊中,這個價格在公開的資料中已經位列前三名。張金山說,“價格高是因為酒莊面積大,2600畝,即使在法國也是很少見的。一般酒莊都只有三四百畝的面積。而且,這個價格包括酒莊裡的庫存酒。”
  最令張金山看重的,是“這個酒莊在1874年就評為法國的中級酒莊。”這一點非常難得,因為在波爾多的市場上,帶級別的酒莊幾乎很少被出售。在李莉娟看來,註重酒莊的品質,則反映了中國買家在幾年的市場歷練中已經趨於理性和成熟。
  “以前中國人買酒莊,只看城堡漂不漂亮。但是現在,則會考慮到莊園的風土。”李莉娟告訴記者。風土指某一塊特殊的土地與這塊土地上綜合的環境、氣候與人文因素。類似於中國所謂的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風土對於葡萄的品質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中國客戶越來越重視酒莊的風土了。”
  投資
  酒莊便宜趙薇也出手
  波爾多地區有8500多家酒莊,李莉娟說,“如果單純以國籍來講,現在大約有60家左右的酒莊為中國買家購入。絕對比例不到1%,因此,說中國人占領波爾多,絕對是誇張的說法。”
  儘管“中國莊主”們還只是少數,但他們已然成為了葡萄酒業的熱門話題。購買酒莊的客戶,一些是本就從事相關行業的大企業,如中糧集團、魯商集團、寧夏紅集團,收購擴展了企業的產業鏈;另一些則不乏一些個人買家,購下較小的酒莊作為一種投資。
  李莉娟說,“購買酒莊的中國客戶中,很多是香港人。”她最近的一個香港客戶,以300萬歐元的價格,買下了一個比較小的酒莊。“可以自己摘摘葡萄,可以釀酒給朋友喝,還可以作為一個投資,因為這樣的價格,在香港只能買到一套公寓,而在波爾多可以買到一個莊園,價值也比較穩定。”影星趙薇夫婦也在2011年底以400萬歐元買下了波爾多地區的夢洛酒莊。
  李莉娟則表示,中國買家對波爾多的熱情,一個原因是波爾多酒莊現在的價格處在低位。“現在的價格,比2003年的價格都還低10%至15%左右。”李莉娟介紹說,“最開始中國人買酒莊,帶有一種試探市場的性質,買得都很便宜,大多是一兩百萬歐元的小酒莊。現在對市場瞭解之後,認識到波爾多酒莊的潛力,投資價格普遍在500萬歐元至1000萬歐元之間。”
  除去作為投資,在世界葡萄酒之都波爾多擁有一家酒莊,也會被視為是一種身份的象徵。2010年,一位廣東的富豪買下了法國波爾多地區的一家酒莊,作為送給獨生子的生日禮物。
  李莉娟強調,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適合投資酒莊。“酒莊每年都在產酒,每年的生產成本、投資都在增加,如果沒有銷售渠道,將是很難的。酒莊提供的是生產工藝,你不可能靠著工藝賺錢,而要靠出售自己生產出來的產品來收回投資回報。”
  張金山也提醒購買酒莊的人做好心理準備,因為投資酒莊的回報不會那麼快。“假如酒莊本身庫存酒較少,需要一點點去生產,回報將會很慢。買下酒莊只是一個開始。之後要做的事情還很多,語言文化的差異、還有時間精力,後續的投入等等。”
  經營
  在法國做事不能急
  買下酒莊的同時,買家們還希望能夠更多元地開發酒莊。李莉娟表示,“有的客戶會在酒莊裡修建跑馬場、高爾夫球場等等。”張金山則希望對酒莊進行改造,發展高端旅游項目,吸引中國游客前來享受城堡文化與紅酒文化。
  有些地產經紀商以及波爾多當地人擔心亞洲買家會對法國葡萄酒行業的核心個性造成侵蝕。但法國波爾多葡萄酒行業協會的前任主席喬治·豪肖爾特表示,在過去的幾個世紀中,很多外國買家都在波爾多的葡萄酒中留下了烙印,波爾多一直是開放的。“先是英國人、荷蘭人、愛爾蘭人來了。20年前,日本人來了。所以,今天中國人來也是很符合邏輯的。”
  購下酒莊的買家,大都顯示了他們對酒莊本來文化的尊重,大多保留了酒莊原來的生產和管理團隊。“我們基本上保留了原來所有的員工,原來的團隊很成熟,因此沒有太大的變化。”張金山說,“即使是改造,也都保持原有的文化,不會有什麼破壞性質的動作。”
  問及這兩年的“莊主”心得,張金山坦言,在法國做事情,“急不來。”“在中國,買下新的地方通常會大興土木,大動干戈,但法國的法律都規定得很嚴格,不管是對員工還是對建築,即使想變,也需要很長的時間,去審批等等。”
  “買下酒莊,只是一個開始。”張金山說,他也遭遇了因為文化不同國情不同帶來的衝突。“比如一開始我們聘請了一個法國人來做酒莊的總經理,但後來發現他能力和經歷都不太適合我們酒莊,解聘時就遇到了法律的難題。法國人在我們看來,可能有些懶洋洋的,這當然並不是他們個性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給他們的一種保護所致。”
  儘管旅游項目的開發進展比較慢,但張金山仍然認為,購買酒莊是“值得的”。“收購之後酒莊成為了我們的子公司,(和國內)的技術和文化交流方面就更為通暢;對於企業的國際化,不管是在理念還是在技術方面,都有促進作用。”
  張金山對酒莊有著更加長遠的期待。“當然希望能夠吸收法國先進葡萄酒文化的基因,不管是在技術還是在文化方面,和法國接軌;另一個是希望能夠通過這樣的平臺,建立一個在歐洲的窗口,讓具有中國特色的產品走出去,實現對接和跨越。”
  爭議
  法國客戶最怕華商砍價
  2013年,法國總統奧朗德和總理同年訪華,進一步拓展中國市場的決心可見一斑。奧朗德在會見中外記者時,順便推銷起了法國的火腿香腸。年底法國總理埃羅訪華時,則專門跑到了雙井家樂福,在裡面法國紅酒的貨架前,駐足最久。
  自從2010年起,中國已經成為了波爾多紅酒在歐盟以外最大的市場。2013年波爾多葡萄酒行業協會的統計數據顯示,雖然中國市場的紅酒銷售有所下滑,但中國市場仍然是波爾多紅酒最大的出口目的地,每年中國市場進口的波爾多紅酒穩定在7000萬瓶左右。
  中國市場的巨大,加上本身銷售渠道在中國,所以中國買家買下酒莊之後,主要將酒銷往中國也就不足為奇。
  大慕愛酒莊年產量可達四十萬瓶,張金山告訴記者,“因為酒莊本身比較古老,所以在法國甚至歐洲,有自己的市場。不過主要的市場還是在中國。中國市場的紅酒價格較高,尤其是高品質的酒。”問到銷往中國的葡萄酒比例時,張金山給出的數字是60%。
  隨著波爾多“中國莊主”的增加,一些擔憂也開始出現。在一些法國媒體上,“中國商人占領波爾多”這樣的說法屢見不鮮。波爾多人歡迎這些來自中國的投資者嗎?
  “政府方面來說,是非常歡迎的。”張金山說,“因為酒莊如果賣不出去,就會有人失業,總不能眼睜睜看著酒莊破產吧?”
  李莉娟則表示,她有一些客戶表示不希望將酒莊賣給中國買家,但那隻是因為中國客戶“愛砍價”。“法國客戶報價的時候,已經非常接近真實價格。議價區間並不大,也就10%到30%左右,而中國客戶可能會砍下一半,這就令法國人覺得震驚。”
  就普通人而言,李莉娟認為,他們並不會因為酒莊賣給中國人而感到抵觸。“對於普通民眾來說,他們不大會在乎是中國人還是印度人買下了酒莊。唯一擔憂的是中國人收購酒莊之後,把酒莊所產的酒都銷往中國。”李莉娟說,“很多酒莊都有百年曆史,都有自己的固定客戶。所以普通人擔心的是,自己喝不到以前喜歡的葡萄酒了。”李莉娟還建議中國買家在買下酒莊之後,儘量保留之前在歐洲的批發渠道,不要失掉自己的歐洲客戶。
  B04-B05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高美  (原標題:中國富商抄底波爾多酒莊)
創作者介紹

收納箱

mv48mvlip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